『擁有』其實是另一種『失去』,『失去』也未嘗不是一種擁有

『擁有』其實是另一種『失去』,『失去』也未嘗不是一種擁有

我們無法留住註定要失去的人事物,然而『愛』並不會因為生死、遠近或離聚而劃下句點

 

身為所謂人稱的戀愛顧問、情感顧問、愛情諮商師、情感諮詢師,好些時間了(這些稱號到底怎麼繃出來的)然而,不管是哪一個抬頭,我依舊覺得 “ 安娜老師 ” 最有溫度(笑),這些年聽聞並著手協助他人處理各式各樣的問題與煩惱:有跟孩子教育有關的、婚姻、戀愛、溝通、關係經營、個人成長、氣場能量、財務關係相關的,或純粹當客戶的傾聽抒壓者(陪伴聽著客戶發牢騷),身邊很多親友會關心我,妳每天聽人家倒垃圾或是處理這些複雜的情感問題,不會受影響嗎?

 

其實,當我在處理客戶問題時,我不會帶進什麼私人情感,從一開始就需要保持的很冷靜、很中立、很理性,給人一種似乎『 不論聽聞到什麼事情都能夠平靜看待當下情況 』的感覺,並視情況付諸同理心,而能冷靜地剖析複雜的情感問題並給予一些實用建議,這也是我身為顧問的價值(不然誰要付錢給我XD)。

 

我很清楚如果在當下沒有抽離個人情感,就難以用客觀、理性的角度看待客戶或協助客戶處理當下問題,諮詢過程聽完客戶牢騷或內心的苦悶,結束後我就必須將這些東西拋諸腦後,當然,這些經驗日後仍然是我取材的資源之一,而即便一種 “ 左耳進右耳出的概念  ” 也不代表我的心是冰冷的,我依舊是一個情感豐沛的人。

 

所以,究竟會不會受影響?其實早已練成自己可以選擇,要不要受到影響。而在什麼情況下,我會選擇受影響?大部份時間是在一個可以跟大家分享心得的時候。

 

最近某一天的早晨,我的一個老客戶打了遠洋電話來,語氣很平淡對我說:老師,我的太太過世了。接著就嚎啕大哭了十來分鐘。他是獨生子,父母也很早就先他一步上天堂,沒有孩子,只有一群能力很強的下屬。

 

往往,女人們傷心有閨蜜可以打氣,男人低潮也很難開口向兄弟說什麼內心話,這樣的情況下,讓他更崩潰的哭喊著:我不知道要怎麼挺過去。試問,換作是你,當下你會跟這位先生說些什麼呢?

 

我什麼也沒說,只是默默聽著他哭,並保持話筒另一邊還有些微聲音,讓他安心知道我在、還有人陪著他,他不孤單。在話筒的一方我說著,這段時間你辛苦了,我都知道,如果有需要請讓我知道,我搭個飛機很快就到一點也不麻煩。這時,他哭得更大聲了。

 

“ 我想起,過往的自己曾有一度陷入很深的黑暗中,失去摯愛的苦楚,睜開眼看到的都是對方和自己,那些美好的回憶顯得獨自一人的現場更為冷寒,當擁抱不再有溫度,還能稱得上是擁抱嗎。那一陣子,我去了許多地方,不知道在找什麼,後來我發現,我在找他的影子,但 … 我卻在沒有過往回憶的地方試著找到對方的影子,這真是一件愚蠢的事。

 

我到了很多地方,在很多樹上綁上祈福紙條,走到哪哭到哪,直到再也哭不出來,很平靜地站著、望著天空。維持了多久時間我現在已不太記得,或許因為太難過了,所以不願意回想那段時間的長短。那一陣子,有一句話一直在我心裡浮現,說著:『 痛的時候,才能深刻體會到活著的感覺 』好痛 … 好痛 ” 我語氣很平淡的敘述著這個故事,電話一頭他的哭泣聲越來越小,最後他只說了:老師,謝謝妳。

 

anna&lovearticles1

 

 

這幾天收到他的 mail,他很平靜的敘述著:… 告別式上鋪滿了她生前最喜愛的玫瑰,只是這次我換成純白色的,我相信她去了一個純淨的世界,如同她的心一樣。我依舊很傷痛,然而,這是我還活著最大的證明,而她不痛了,病痛終於不再折磨她了。老師,下次台灣見。

 

我們無法留住註定要失去的人事物,然而我們可以換位思考:『擁有』其實是另一種『失去』,『失去』也未嘗不是一種擁有,而『愛』並不會因為生死、遠近或離聚而劃下句點,我們也不必時時刻刻都很堅強(延伸閱讀:面對傷痛放過自己的第一步,並非逼自己不去想

 


 

歡迎透過掃描此 QR code,加入我們 LINE@生活圈 官方帳號,或直接點擊此LINE@生活圈連結加入!方便您即時掌握我們的優惠資訊以及取得優惠折扣,並搶先得知最新課程、講座和活動訊息!

 

anna&love官方LINE

 

6,05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