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直藏在心底, 名叫「我們」的習慣

他走了以後,妳只能書寫,只因為好像,惟有書寫才能真實記下他來過的痕跡;惟有書寫才能成功說服自己,曾經有過「我們」。這些一個又一個的字、一篇又一篇的文章所組成的「回憶錄」彷彿是對著自己吶喊證明著:我們真的遇上過,有緣份過,還愛過。

 

顯然的,在他離開的那千個日子裡 … 「我們」這詞早已沒出現在生活裡面過。我想,恐慌的不是「他」不在,而是不再有「我們」。

 

 

女人以為是忘不了他、以為是承受不了失去他、以為是無法忍受沒有他。到頭來才發現,最令人心酸的且無法釋懷的不過只是,那一直藏在心底,名叫我們」的習慣

 

應該早要習慣的「沒有我們」以為自己早就習慣的「沒有我們」以為早就堅強到不會再因為「我們」而感到恐慌的妳,卻還是難敵那傷心偶像劇瞬間投下的情緒彈,排山倒海的傷心就這樣炸開來。雖然早已不會突然走在街上就哭出來或是醉生夢死的在過日子,但,說起快樂嗎?我想只能勉為其難的稱上「我過的很好」

 

還記得剛分手的那時,曾經問過他:

女人「你快樂嗎?」

男人「還好阿」

 

女人激動地問著「什麼叫還好?」

男人依舊淡淡地回應「就還好阿!」

 

女人語氣很是哀傷,像在告別式上語略哽咽地訴說著「我希望你每一天都很快樂,真的。我希望你快樂 … 」

男人一臉無奈地看著女人「…哪有人每天都很快樂的阿」

男人嘆了口長長的氣,彷彿是有股無形的壓力在傾吐著生活上的無奈「偶爾快樂吧。但大部分日子,都還好阿 … 唉」

 

突然我們都沉默了下來,或許沉默是現在最好的表態吧。

「………」

 

過了多久不知道,突然你開口了。

男人「有妳的時候,我每一天都好快樂 … 」

 

女人想起自己從「不好」到「還好」最後到「我過的很好」。

至於「每天都過得好快樂」嗎?從失去「我們」後就沒再有過 …。

 

在眾人面前,傷痕早已無蹤跡,被以為痊癒的妳,其實只不過是刻意讓身邊的人不再擔心妳。

妳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堅強,只不過是習慣逞強。

 

有時候房間空無一人,妳習慣呆坐在餐桌上,手裡握著一杯剛買的 City cafe′,小口啜著,眼神直視著牆壁上掛的那幅畢卡索《The Weeping Woman》妳不曉得為什麼盯著它就有股莫名的哀傷 …

 

1387188946-1033580146_n

 

 

妳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哀傷或是無精打采。只不過眼神總不能騙人,寫實到無法放過自己。瞳孔露出一股情緒,一股極為無感又像是黑洞,強烈到似乎會把自己給吸進去又無力逃脫。

 

「我們」這詞,在生活裡已經越來越模糊,甚至快要摸不著痕跡。時間久了,除了習慣沒有它,還要刻意讓自己變得不需要它。

因為,在哭過的上千個日子裡,妳痛到只能把一個信念強加進腦袋 …沒有我們,就沒有傷心

 

女人愣愣地看著信義區廣場的聖誕樹、愣愣地看著一雙又一雙緊緊牽繫溫暖的手擺動著 … 然後淡淡地笑著說「看來,明年的聖誕節」「又會是一個人了 …」

 

8,874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