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愛情是什麼顏色的呢?我的是藍色的。

如果您願意和我們分享您的愛情故事,不論是開心、傷心、煎熬或甜蜜,我們都照單全收!您可以附上筆名或出處,亦可匿名,歡迎來信!

 

午夜十分,午夜時分,女人房間裡持續播著 Tchaikovsky – Violin Concerto

那一夜的午夜十分,男人一手撥弄著女人黑色線條的細髮,一手輕輕觸碰著女人中指上那圓弧線條的銀環。

 

「唉 … 」

這是女人最近頻繁出現的語助詞。

 

「唉 … 」

當第二聲落下,女人拿起了枕邊的電話「0958-XXX-XXX」

電話螢幕上框住的這十個數字是多麼熟悉。

 

還來不及按下撥出,女人回想起還擁有男人的時候。午夜十分,這個時間女人總是癱在電腦桌前,還捨不得離開桌前窩進被子裡,而這時間,總會接到男人愛的來電。

 

 

男人「寶貝,妳該去睡了喔」

女人「唉唷,再一下下嘛」女人習慣用嬌嗲嗲的聲音跟男人討價還價「再讓我多賴一會嘛」

 

男人「妳每次都這樣,明明知道我只要被妳一撒嬌就 …」

女人壞壞地笑著「就怎樣?」

 

男人「唔 … 好啦!再十分鐘喔!再十分鐘就給我乖乖去睡覺,知道嗎?」

女人甜甜地笑著「遵命!」

 

突然感覺眼角濕濕的。窗外的月光沿著窗簾,柔柔的滑到臉頰上。「唉 … 」好久沒有被男人這樣溫柔的問候了,你去了哪裡呢親愛的?我好想你。

 

12107968_9f5ca2db9a_o

 

女人一手撐著頭,一手握著那冰冷的電話。到底是想念男人的聲音呢?還是想念男人的溫柔?亦或者是在懷念男人寵我的表情?

「啊!他的表情!」女人不免俗地發出驚嘆聲「像貓一樣 … 好討喜呢!」

 

呆看了那一串數字許久,女人坐起了身,稍微整理撥弄了一下長髮,穿起男人的藍色襯衫「唉 … 」這是男人唯一還留在家,女人捨不得扔進垃圾車的東西。每一次女人走到巷口的垃圾車前,什麼都丟了,就是對男人的愛和這件藍色襯衫沒能扔進去。

 

「也許是我愛上了這件大大的襯衫當睡衣吧」

「還是說,只是因為我再也找不到跟男人一樣的香水味了?所以,只能迷戀這藍色襯衫上還殘留的你的男性魅力 …?」

「如果真是這樣 … 那也太可悲了吧我」女人一臉無奈的在內心裡瘋狂吶喊。

 

親愛的,此刻的我,真的好想衝到你家樓下按電鈴,手裡握著一束玫瑰花問你「你願意把你的幸福交給我嗎? 」

 

女人沉默了數秒「 ……………… 」

不對不對!這應該是男人的舉動才對阿!哈哈哈,女人笑到身子都縮起來了,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去沖下澡好了」

 

穿著一雙,是因為你才喜歡的淺藍色拖鞋。熱水淋下,不花多久時間,浴室裡已佈滿著蒸氣,因為淺藍色磁磚的關係,蒸氣顯得好水藍,這讓女人想起,那一天跟男人坐在愛河河岸旁邊,兩個人望著正前方深深娟娟、淺淺藍藍的河流跟天空。

 

 

那天,你對我說著,你有多愛多愛淺藍色,而我卻只顧著自己一股腦的傻笑。

 

男人「寶貝,妳呢?妳最喜歡什麼顏色?」

女人「我?那你最喜歡什麼顏色?」

 

男人「妳剛都沒在聽我講話嗎!」

女人仍舊自顧著自己一股腦的傻笑。

 

男人「我啊!」「最喜歡」「淺藍色」

女人愣了一會「 ……… 」「哈哈哈,怪不得!怪不得約會的地方不是有大藍色的天空,就是河阿、海阿、溪的。」

 

男人一臉傻傻得看著我,搔著頭「呵 ……… 」

女人「欸 … 偷偷告訴你喔」

 

男人「嗯?」

女人臉帶羞澀悄悄的說著「我啊,其實 … 也好喜歡淺藍色。」

 

那天,我們吻的好激烈。好炙熱好濃烈,像喝了半瓶 X . O 那樣,連河裡的魚也癡迷了。

 

還記得有一次,

 

C 問起「你們這麼相愛,怎麼分開了?」

女人很無奈地嘆著氣「因為愛情離開了」

 

C 瞪著眼睛「蛤 …?」C 是女人的第一任男友

女人還是,無法釋懷。所以當這句話說完的時候,女人哭的跟個三歲孩子一樣。

 

凌晨一點十五分,女人消去剛剛沒撥出去的熟悉號碼,按下了下一通電話。這組號碼,是這陣子經常撥出的其一組號碼。

 

女人「喂?陪我聊聊好嗎」

H「耶?妳還沒睡喔?我看妳 MSN 都下線了。」

 

女人「妳現在方便出來嗎?在家好悶,到處都是他的影子,四處亂竄的,煩死了!」「嗯 … 正確來說應該是我嚇壞了才對。」

H「OK 啊,我整理一下,十五分鐘後老地方見喔!」老地方離我們兩個住的地方都不到 500 公尺。

 

老地方是一間露天的咖啡廳,它的咖啡真是難喝到讓人不會想再光顧第二次,特別的是,店老闆似乎根本不害怕別人嫌棄他的咖啡難喝,顧客意見箱顯然已經塞爆了卻不曾看過被整理。

 

想當然囉,咖啡也一定沒改良 … 店還 24小時營業,撐著貴得要命黃金地段的三角窗租金,這樣子的營業手法撐了快兩年還沒有倒,真是不得不佩服他,儘管咖啡難喝到炸掉 …

 

晚上沒地方可以去的時候,女人還是習慣窩在這裡。因為不管哪一天、哪一個時段,這裡都有著女人熟悉的店員跟野貓,因此難喝的咖啡記憶,反而給人帶來了莫大的安全感。

 

這個老地方,室內的採光雖然很好,但是比起可以觀賞到夜空的戶外二號桌

「嗯 … 沒錯!那才是談心訴苦的首選位子!」女人爽朗著說

H依舊習慣性地挑著眉「又怎麼了?睡覺就好好睡,沒事又想他來折磨自己做什麼 … 真受不了妳欸」

 

女人嘟著嘴「我哪有啊 …」

H翻了翻白眼「還沒有?我敢打賭妳剛鐵定又穿著他的藍色襯衫在家裡晃來晃去了,對吧?」

 

好像被抓到把柄似的,女人有點坐立難安的用手搔著脖子「我 ………. 」

 

H嘆了一口氣「 … 妳不用解釋」

H「唉,妳喔,欠揍欸!這樣會不想他才奇怪!把那件藍色襯衫拿去丟了啦」

 

女人像個三歲孩子賭著氣嚷著「不要!」

下一秒,女人突然畏諾了起來「欸 … 話說,妳最近有他的消息嗎?」

 

H「他離開了學校,去了北部」

女人「蛤!?」一不小心弄翻了手上的熱咖啡「唔 ……… 燙!!!」眼淚在眶裡轉阿轉的,不曉得是燙哭了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給嚇哭了。

 

女人急忙的神情「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妳怎沒跟我說阿?」

H一臉不可置信「我還以為妳知道欸!妳曾經可是他的最愛耶」

 

女人一臉落寞的嘆了好長的一口氣「唉 ……… 」「我好久沒去打擾他的生活了,他也離開我好久了,我怎麼會知道 …」H 是男人的前女友。

 

女人很巧的在一場派對上認識了 H,之後就無話不談,直到和男人分手後,H 才向女人坦白說她是男人的前女友。

 

凌晨兩點四十分,H 打了一個大呵欠。女人和 H 擁抱了一下便散了會,又回到那個曾經滿是和男人回憶的房間。

凌晨三點二十五分,女人盯著天花板,不曉的過了多久。

 

「嗯 … 這個天花板」天花板被男人刻意漆成淺藍色

「嗯 … 原來,你離開了南部去了北部了啊 … 去了哪裡呢」

 

「 ……………… 」女人雙眼呆滯的盯著天花板

「你去了哪裡呢?」女人心裡一直迴盪著這句話,無法抹滅

「唉 … 」這問題永遠都不會有答案的

 

女人喝了半支 Belvedere Vodka,穿著男人的藍色襯衫,就這樣,就這樣被酒精牽著睡去。

早上六點十五分「唔 … 頭好痛」女人又哭了

 

女人想到,每次一宿醉,男人總是會溫柔的倒杯牛奶、泡杯熱茶端到床的旁邊來給女人醒酒,但是,現在卻什麼都得自己來 …。

 

 

「唉 …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我就是愛上了習慣。」女人嚷嚷著

「習慣是愛的累加」這叫分手過後的男女情何以堪呢 …

「我太想你了」

「真的」

 

 

早上六點四十分,女人擦了點防曬乳,穿上慢跑鞋,批了件薄外套。女人沒多想「既然醒了,就出門跑跑步吧 … 」

 

清晨的街道,總是帶著寒氣,今天也不例外。

女人開始延著家附近熟悉的街道開始跑 … 跑過了常跟男人一塊去的洗衣店、每次想不到要吃什麼就去的全家、半夜沒去處就去的露天咖啡廳、男人專去繳停車費的 7-11、莫名很早開的早餐店、兩人常去的飲料店、難吃到爆炸又大排長龍的麵線攤、、、

 

經過了麥當勞,女人停下了腳步,想起男人總說,麥當勞是養壞小孩的餐廳。那時女人總笑著男人「你太敏感了!」

 

現在女人懂了,因為這裡已經養壞了女人的胃。並不是因為麥當勞很好吃,也不是因為女人喜歡兒童餐附贈的玩具,只是因為女人眷戀著男人吃著薯條時那一臉孩子滿足時自然呈現的迷人笑容。

 

所以,女人後來總是經常來這裡,期待看到別人吃薯條時的笑容,就會想起男人的笑容。這樣,胃就覺得好滿足、好飽,只可惜,再怎麼看,還是少了一點。

 

 

女人又起了步伐,繼續向前跑。

跑過了和男人常去的飲料店,停了下來,女人想起男人原本的口味,想起有一次幫男人買飲料的時候。

 

女人「欸,親愛的,我在 清 X 飲料店,你要喝什麼?」

男人「我要綠茶加糖、加冰」

 

女人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加糖?還加冰?你很有事欸!

男人笑開了「大概我上輩子是螞蟻跟雪人的化身吧」

 

女人一臉無奈的嫌棄著「很麻煩欸 … 習慣不一樣,很難買欸,算了算了這次就順著你吧!」

 

分手後的一個月,女人根本不敢再進去這間飲料店消費,怕的不是遇見男人,怕的是被問起「怎麼今天只買一杯?」第二個月,女人終於有了勇氣,上前去點了一杯綠茶,那天,女人才明白為什麼後來男人都改喝綠茶三分糖少冰。

 

店員「欸,美女好久不見,妳來啦!咦?妳男朋友呢?」

店員看我沒有回答,轉身去備飲料並一邊笑著說「他每次來都堅持綠茶要三分糖少冰,萬叮嚀一定要三分糖還要少冰,只是 … 我們記得他很怕苦又很怕熱的啊?」

 

女人尷尬的笑著「對啊,他超怕苦的,還說自己是螞蟻跟雪人的化身。」

店員偷笑著「他真是個好男人!」

 

女人一臉疑惑。

 

店員「有次我們就問他,怎麼現在都不喝加糖加冰了,他卻跟我們說 … 」

男人一臉幸福的笑著說「因為我女人,她好喜歡綠茶三分糖少冰,她覺得這是全天下綠茶最好喝的比例,再加上我原本的習慣跟她不一樣,似乎給她添麻煩了」

 

店員「來,這是妳的飲料」「妳真的很有福氣呢!這男人真的很好、很體貼、很窩心還很愛妳,我們門市同仁都一致這麼認為呢!」

 

原來你並不是因為跟我一樣覺得這樣才是最好喝的比例 … 原來你只是害怕變成我的負擔跟麻煩、原來你只是太愛我、原來你只是因為我喜歡,你就選擇喜歡 …。

 

謝謝你。

謝謝你,真的。

 

 

女人看了看手上的錶「嗯 …… 才跑了 20 分鐘」

女人「趁天全亮之前,再跑一會吧。」

 

冬天裡,彷彿太陽也會賴床,習慣性遲到。跑過了離家裡最近的國民小學,女人趁著還人煙稀少時,溜了進去,並跑到了操場。

 

似乎是太想念男人了,眼淚跟汗水已經無法劃分界線,女人癱坐在紅色的 PU 跑道上,想著分手的那一天。

那一天,女人一聲不響的清光在男人那邊所有的家當,像把東西搬回娘家那樣。

 

女人那天選擇了離開,女人以為,天真的以為,男人會追上來。但,沒有,男人沒有。

在女人把東西搬回自己家的時候 … 才發現,怎麼家裡所有男人的東西也隨之不見了 …?愣愣的心懸在空中好久,彷彿瞬間像過了幾個世紀,

 

突然,女人哭的好大聲好大聲,又吼又哭的。

鄰居穿著夾腳拖急急忙忙地衝了出來,頻按著電鈴。

 

鄰居驚慌地喊著「妹妹!妹妹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嗎?」

女人啜泣著開了門「東西不見了,都不見了!!」

 

鄰居慌亂著安撫我「遭小偷嗎?我幫妳報警,先冷靜,妳別哭、別哭!」

女人崩潰地嘶吼著「沒有用的,沒有用的,找不回來了,都找不回來了!」

 

14718305380_721d84e6c6_z

 

女人哭得好傷心好傷心。因為女人知道,愛情走了,而男人也不會再回來了。

男人不僅偷走了女人的心,還順手把家裡一切,女人所熟悉的部分給帶走了,男人什麼都帶走了,連女人只習慣用的瓷杯,那個男人在用的瓷杯都帶走了。

 

 

「不要、我不要!!」「這樣我以後要幫誰洗衣服、煮熱咖啡、烤蛋糕?」女人腦海裡狂亂地嘶吼著,女人又大哭了起來。女人急急忙忙地跑到每間房間,翻啊找的,亂象程度簡直比遭小偷還亂,鄰居擔心女人,特地打了電話,請警察過來一趟。

 

現場亂到一個不行,剛到的警察先生還以為女人家真的遭小偷。

原來只是誤會一場,真的很不好意思。

 

 

最後,女人只找到了這件藍色襯衫,它彷彿是被刻意安排躺在洗衣機裡頭,它是乾淨的,被折地好好的就這樣靜靜的躺在那裏。藍色襯衫胸口的口袋留下了一張便利貼,寫著:親愛的,我走了

 

什麼嘛!好過分!用一張便條紙就想要把過去所有感情抹滅得一乾二淨嗎?寫得這樣不清不楚!到底是男人走了,還是愛情走了,女人分不清楚。

 

女人掏了掏口袋拿起了電話,撥了出去

「此號碼已暫停使用」

「 ……………… 」怎麼會。

 

女人頓時腦袋一片空白,勉強的吐出了幾個字「你沒有追上來就算了,還搶先一步走了。」

 

早上七點二十分,天亮了。

女人起身,拍拍身上的水珠,離開了紅色跑道,這時的天空,是淺藍色的。

 

 

女人望著飄在操場上的雲「看來今天天氣,會很不錯呢。」

「你在北部,是否也看著跟我一樣的天空呢。」

「我最愛的淺藍色。」

 

14608974083_b29241caa1_z

 

您苦惱您的愛情沒有人理解、您想讓更多看到您的愛情故事、您找不到人分享您心中的愛情秘密嗎?

如果您願意和我們分享您的愛情故事,不論是開心、傷心、煎熬或甜蜜,我們都照單全收!您可以附上筆名或出處,亦可匿名,格式:小品文、輕小說、小說、信件、陳述事實均可,字數不限。Anna & Love 提供一個平台讓各種愛情互相交流,歡迎您的加入!我們注重您的隱私權不會公開您的私有資料,只會公開文章的部分,我們同樣保有修改及篩選資格。

 

50,45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