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回憶場景想告訴妳的事

事情沒變、物品沒變、人也沒變, 但我們都變了

從分手之後,交往期前去過的地方都像是墓園,令妳不敢再獨自前往。即便因應聖誕節,道路兩旁的樹裝飾過後更是那麼的美麗。妳,仍舊膽小卻步,那些擁有共同回憶的場景,每一個在不同時期擁有著不同心情。

 

分手前期像是電影落幕,偶然經過,妳會愣在原地發呆像是在等著字幕跑完。

 

分手中期像是看到鬼,一溜煙妳就想跑,跑不掉就想當場挖個洞當起鴕鳥。

 

分手後期像是戰爭過後的戰場,膽戰心驚一絲毫不敢亂來,躊躇遲遲不敢前進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踩中地雷「轟」的一聲,又將妳炸成灰一整個粉身碎骨。

 

 

這些地方在當初就連路邊的小野花,妳都把它當成寶。因為對妳而言:「他的地盤,就是妳的愛麗絲夢遊仙境」即便,妳就是怎麼樣也看不慣巷口轉角那一間裝潢很不搭嘎的沙龍店。然而因為他,妳會硬著頭皮走進去說「您好,我想洗頭」就為了等他下班耗時間,不是一天洗兩次頭就是喝連續第 3 杯咖啡,還跟自己打賭絕對不會心悸不會失眠。

 

就算有,也跟他無關。妳護著他就像媽媽護著孩子,一種天性叫做愛上了就無可救藥。那女孩是妳,他難過妳就心碎、他笑妳就快樂。

 

幾百個日子後,妳再度踏上那個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而這次妳了帶張擋箭牌-好姊妹,妳預測即使他突然出現在對面的巷口,今天有姊妹可以擋應該是無敵。但妳沒預料到光是他還沒出現就已經足夠把妳的魂魄都嚇飛。

 

妳以為,這些日子這些時間已經夠久;妳以為,自己已經夠有本事能當著他的面甩頭就走毫不動情。可是妳發現自己錯得離譜,一個人若有本事無情,早在一分手就會把情感抹滅乾淨。但妳不是,一百年後也不會是這樣的妳。妳是一個連在一起幾個禮拜時間,分開好幾個月之後,經過的不是他家門口只是他家社區都會令妳緊張兮兮精神緊繃。更何況,今天是站一個想將自己一輩子交出去給這個男人的地盤。

 

這種焦慮的感覺,妳很熟悉:就像是隨時會出現妳最害怕的生物一樣,這種動物本能,強烈的敏銳讓妳喘不過氣。妳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會想躲藏。是因為覺得今天不是最佳狀態?還是沒帶出最亮眼的包?沒穿出最華麗的洋裝?沒梳個最甜美的髮型?沒化上最吸引他的妝容?還是,因為妳身邊還是沒有另外一個人 … 又或者最難以啟齒的是:其實妳愛他,還深愛著他

 

妳之所以忘記了這個可能,是因為要假裝。妳必須假裝、必須忘記自己愛過他,因為自己還是一個人,受了傷要靠自己、眼淚流了要自己擦,妳再也不想看到自己脆弱的表情,不想再讓自己瞧不起自己。

 

所以,妳必須喬裝讓自己看起來像是沒有感覺的冷血動物,但沒有人知道妳心在淌血,只有妳自己知道。妳因為不想記得,所以妳把那些彼此深愛過的回憶都藏得緊緊緊。妳把愛過他的那顆心、那份感情,深深地埋在心底,妳不想翻出來,所以開始把一切相關的都視而不見,以為時間已經夠久足以讓妳認不出以前的自己跟過往你們的感情。

 

然而,最終妳才明白原來翻出這些回憶的不是自己、逼妳面對內心真實的想法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些人行道兩旁的樹

 

8,54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